明月松间照

<追凌>写给一位男孩子的情书

*我本人不是金凌那种性格所以我也摸不太清楚这样性格的人如果写情书会是怎样写的
*所以会有ooc吧
*十八线写手就不要论文笔了

苏州一高二年级的某位男孩:

你好。

我是和你同级不同班的一个男孩子。我们同乘17路公交车前前后后应该也有半年了。但你也许根本没注意过我。

即便是我用手机半挡着脸偷偷看你的时候。

因为我在比你早一站的地方上车而且经常喜欢在车上玩手机。而你则是喜欢站在后门的地方,左手抓住高高的把手。露出光洁纤白的手腕。

你应该很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衬衫,T恤或卫衣,基本都是白色的。你很爱干净而且讲究,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白花花的衣服着上一点污垢,衬衫也总是平整的没有褶皱。

你每天早上都会戴着白色的原装耳机,嘴里乖巧的咬着一袋酸奶,而且好像永远只喝那一个品牌的。

你耳机里播放的歌应该也是舒服的古风纯音乐。你若是在古时,也定是饱读诗书谈笑风生的翩翩玉公子。

隔光带影掠着软风,吹起你额前的几根短发。

即使在乘客很多的时候,你也不推不挤,乖巧地跟着人流移动。然后站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听着歌,眼睛无目的的看着窗外走马灯样的风景。

你特别温柔。我曾经亲眼见到过那次“事故”。由于司机的一个意外的急刹车。一个小孩子猛地撞到了你,甚至还在你的白球鞋上留下了几个小黑印。而你自己其实也重重地被门缘硌到。

我知道那个硌起来很疼的。再加上小孩子的冲击力。

因为所有人都看着你们,所以我也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光明正大盯着你瞧。我从你清秀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愠色。只有几秒钟前被硌着时眉头才微微皱了皱。

转而你就慢慢蹲下了身子,轻轻扶着那个小孩子的胳膊,关切的问他有没有伤到。好像被撞到被硌疼的人是他不是你。

那个小孩子摇了摇头,你也笑了,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你从双肩包里拿出一颗糖给了他。

我也很想知道,你居然会随身带着糖嘛?

瞬间车内的气氛又变了个样,旁边人对你小声夸赞,小孩子家长的连连道谢。

你眼中有扑闪的星星,我也早已坠入这夜空。

我知道你和我一个学校而且同级。因为我们的校服和领子颜色一样。不入类的校服在你身上松松垮垮,但又不像一吹就倒,被你衬得甚是好看。你虽然瘦,但我猜你该有肌肉的地方也一定不会少。

请原谅我在公交车上偷偷看了你这么久而且在之后还在学校里打听你。

你在学校里的名声也极好。虽然从来没有听到有人传你的新闻。像是没多少人认识的样子。但若是和别人论起温柔有礼,所有人第一个叫出的一定是你的名字。

我知道喜欢你的女孩子不少,你收到的情书也一定很多。而且我一个和你同性的男孩子写给你这样的东西也很唐突。

我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决定写给你,我是第一次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也是第一次写这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合适。

我不怕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真心希望你不要介意,更不要讨厌我吧。

我们可以先做朋友。

说真的,我有点喜欢你了。

                           隔壁六班一个男孩子:金凌
                                      2018.2.14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