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松间照

<风情>情圣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
*因为我自己很迷滑板就加了这个设定
*信哥说点儿骚话应该的
*又顺手改了两下

风信觉得自己要被慕情折磨的断气儿了。

大下午狗都要晒哭了。你把我留这儿跑步。慕情本人美其名曰增强身体免疫力。

太阳闪着金芒射入这偌大的操场。透过塑料质矿泉水瓶的璨芒聚焦成一点微晶体。再往红跑道上折射出了荡晃的斑驳水光影。

风信本来梳得好好的中分被颠的不成型。头左摇右摆的喘着粗气。豆大晶莹的汗珠从发根衔路直下。干净的白T恤因为汗水的黏合作用和自己的身体紧紧附着。显出流利的身体线条和精壮的肌肉。

慕情半倚在边儿上的足球架杆,在那颗从建校以来就栽下的梧桐树荫庇下心里可不乐得一个悠闲自在。嘴里叼根随手摘来的狗尾巴草,时不时用手指尖儿勾两下头发。皱眉应该是在嫌弃那人怎么还没跑完。

慕情多半也是等烦了。溜达着步子行至白日下。他本来就白,这强日照一晒整个人跟发光一样。白白净净的一点儿也没个体育老师的样子。

风信也瘫了。身子一歪就往跑道边儿上的草地上开始躺尸。也就肚子还在一鼓一鼓的上下起伏。嘴里倒是还有点儿精气神儿骂骂咧咧的说操了操了操了。哔叨个没完。

慕情走到风信边儿上。本想伸手去拉他一把。可手都伸出去了又立马缩回来。别过脸咬咬牙,用脚轻轻地踢两下风信的小腿。没好气的问:

"喂,没死吧?"

风信也真是没脾气了。慕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正好帮他挡着光照。风信便半睁着眼拿手有气无力的晃两下示意自己没多大事儿。

慕情见此,蹲下来拿手先是拍两下风信的脸又捏捏揉揉。咬牙切齿:

"骗我好玩儿吗?嗯?"

慕情挡不住光了。风信只得使劲儿把手臂往脸上拽挡住了眼。调匀呼吸,吞了口气儿。片刻,才答道:

"妈的,我看你不也挺开心吗?"

跟这天下午一样。半年前近年假的时候。慕情穿着一双万斯踩着长板呲溜的滑到篮球场。裹了一件短款黑色棉服,两手死死塞进兜里不拿出来。双肩包上的银拉链滴滴答答的响。

篮球场的外网划进视线的时候。慕情终于舍得把自己金贵的手从兜里拿出来换了一首歌,调整了下耳机的位置再抬起头时。慕情刚好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冬卫衣的男孩完美的完成了一个灌篮动作。

慕情刚才还在埋怨着谢怜怎么看花城打个篮球什么都能给忘的不满瞬时烟消云散。

就是风信啊。这是他们俩半年前也就是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准确来说是慕情第一次见风信。

篮球坠落到地上风信才不紧不慢的赶着保持篮球上下跃动的频率。篮球在结结实实的地上与地面相互碰撞接触发出实打实的咚咚声。一下一下撞击进了慕情的心里。

风信把球托在手掌上,腾出一只手在慕情眼前挥了挥,一口一个同学的叫。

慕情回过神儿,一下子拉下脸,瞪着好看的眼。又是一副谁欠了他五百万的样子:

"干嘛。你谁啊?"

风信其实已经出了点虚汗了。大冬天的真的是。风信无奈,继续按着剧本走。装着一副无辜大学生的样子。

"不是不是。我是隔壁c大来打友谊赛的。"

慕情端上一派无语。心里想着你打友谊赛跟我说干嘛。轻启薄唇,淡淡瞟了他一眼,吐出一字:

"哦。"

风信闻此,头上已经是要掉黑线了。内心腹诽慕情怎么这么不近人情这以后可怎么追啊我的亲娘。表面上已经傻了。

慕情见他没反应,打量他两眼便从滑板上跳下来快步走向看台拎着一个本子就走,小心的看着脚下的路,时不时哆嗦两下。

见自己东西到手了,慕情双手往头两边一伸,随即把厚厚的帽子一抽就盖到了头上,黑色的帽子和寒气的侵袭,使得慕情越发显玉面红唇。

慕情两手继续插兜,踩上滑板扬长而去。心里想着多好看一人,可惜是个傻子。滑板速度略快,从轮子下边卷出来的寒气喷了风信一腿。慕情小声说的那句神经病也不知道他听到没。

留下风信一人在风中凌乱,不知是冷的还是气把牙磨的嚓嚓响,跳脚怒骂我操了。

时间快进,回到现在。

"诶。风信,你没想到吧。半年了,我大学四年毕业,应着专业来做体育老师了,还正好分到你们班。啧。"慕情两只手搭到膝盖上,勾着一边嘴角带嘲讽意味的问躺在地上的这人。

风信可没劲儿跟他搁这儿大喊大叫跟他扯皮。只是摇摇头,一点儿一点儿慢慢的挤着说:

"可不嘛。是没想到。操了。"

半年前风信就喜欢慕情了。自个儿的校花女友剑兰都不要了。铁了心要追慕情。他把这事儿跟和慕情是好朋友的谢怜说了。谢怜毕竟没追过人,也没什么办法,就把他们系的女装大佬师青玄搬出来了,然后就有了雪天篮球场浪漫相遇那种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狗血情节。

有了师青玄谢怜的帮助,风信一步一步扣着慕情走。也终于是把慕情这个不近人情的家伙钓到手了。没两个月,热恋期还没过呢,风信就没影儿。慕情都急死了,好好一人找也找不到。

事出有因。风信爸妈发现这件事,把风信又送到学校了,二位家长自作主张把风信的手机扔了又换了一个,SIM卡也重新办了。

风信这下是彻底联系不到慕情了。放假也是在家里禁足。终于熬到暑假风信从家里溜出来去z大找慕情的时候才想到他们那一届已经离校毕业了,宿舍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俩人彻底闹掰就是在高三开学。风信慕情看到对方皆是一惊,而慕情更多的是气恨,风信是愧疚。二人各怀心事,一腔感情无处发。

依旧是落日的余晖,太阳下山已经没有紫外线直射那么热了。

待风信完全平静下来,慕情已经走了。和第一次见面他滑滑板一样,扬长而去。残存的燥热铺满风信全身,他也是受不了。拍拍身上的草屑和尘土,心情差到极点,皱着眉也走了,操场终于平静了。

就这样不过安稳了两三天。又出事儿了。这俩人是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夜明星稀,风信翻墙出去吃宵夜回来正好被逮。教导主任赶着睡觉就把风信撵到了去维检体育器材的体育老师慕情的办公室。

没五分钟,慕情就回来了,看到站在门边儿上的风信慕情仍是带着嘲笑的意味打量了两眼便闲庭信步的走到自己办公桌边儿一屁股坐上了椅子。

沉默几分钟。风信难得的居然起了玩心,逗着慕情来了一句:

"诶,老师,你知道班里女生私下都是怎么叫你的嘛?"

慕情听着呢,但就是不理他。风信知道他在想什么便自顾自地说:

"他们说你长得又白又好看,学校的男神,他们叫你什么啊,什么来着。情妹妹......"

风信故作思虑的样子没装完就被慕情狠狠地剽了一眼,风信笑笑,又开始作,弯着调戏谑地叫他:

"老师......慕情......情妹妹......?"

慕情实在受不了了。深吸一口气,从牙缝里千辛万苦挤出来了一句:

"烦死了。你想干嘛?"

风信便以今晚风景好不玩儿对不起自己为由安慰自己。秉承着弯调调戏慕情:

"我想亲死你。"

行,可以。慕情彻底被噎得说不出来话了。瞪了风信一会儿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嘴里念叨着什么,听语气多半就是咒风信这次学考期末不及格或者更狠之类的。

慕情连一个眼神都不给风信就走出门,哐地把门摔得老响。风信无所谓,若有所思的站了一会儿也悄咪咪的的走了。

过了两天是休息日。学校老师也理所当然放假。慕情戴着个棒球帽拎着滑板到地下室练滑板。地下室人少,地面也不磕碜,最合适了。就连风信本人都没想到自己只是刚巧打游戏饿了下来买个宵夜都能撞见慕情。

风信看着慕情滑向自己这边儿的方向,便故意躲在一辆他即将经过的车旁。

滑板轮子在光滑的地上摩擦的声音愈来愈近。风信准备好,一下子从车后跳了出去,慕情不受控制的瞪大眼,看着自己逐渐撞向的人,"快躲开"三个字还没出口他本人就跌下去一屁股坐滑板上了。

慕情也不嫌疼,整个人要气死了。真他妈哪哪儿都能碰见这人。

风信见情况并没有像预期那样慕情撞进自己怀里。而是坐在滑板上扶着额头一声不吭,帽子扔在一边儿。

行吧。风信开始有点慌了。也颤颤的蹲下来,试探的问:

"慕......慕情,你怎么样啊......没事吧......"

慕情闻言,琢磨了一下这人的语气,便放下撑着额头的手。慕情应该是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眼睛都憋红了。语气中平静又夹杂着愤愤:

"我没事。"

风信不敢大喘气,一句"我......"还没说完就被慕情突然拔高的声音打断。

"你什么你啊???你总是缠着我干嘛啊?啊?你是想解释吗?我告诉你我用不着!你骗我就骗我啊。行啊。那你......干嘛要跟我玩儿失踪呢?你走了你怎么又回来了?妈的畜生......"

风信能听出来慕情说到最后几句的时候已经没有愤怒了,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约约的哭腔。

风信小心翼翼的碰上慕情的手,把刚才慕情又支上额头的手放下来攥在手心儿里,嘴里说着:

"慕情,慕情,你看着我。我没骗你也没玩儿失踪,是我的问题......对不起。"

慕情听完抽了两声,一抹眼泪又是往日自视不近人的样子。把自己的手从风信狠狠地禁锢里逃脱出来。刚起身欲走,又被风信一把摁下来。

不让我摸你手,行啊。那就让我亲一口。

风信两只胳膊绷直撑在滑板上慕情身体两侧,也不管人怎么想吧反正亲就亲了。

上次你让我跑断气儿这次我把你给亲断气儿。慕情的腰往后已经弯到了最大限度可风信还是一副咬死不放。然后......然后!慕情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这人箍住了。蹙眉连带瞪大的眼中失去了焦距,写满讶异。

风信好不容易放开他,慕情大口大口地直喘还一边瞪着他。

看风信起身,慕情逮着他的手又把他给生扯下来搂着他的脖子,红着眼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跑你妈。"




【风情七夕大逃猜※终宣】谁“解”风情?

迟到啦迟到啦w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又是一年一度七夕佳节,仙京的美月绕梁三日、不绝于耳。喜鹊飞来时,银河漫漫舞天风;牛郎织女会,款步盈盈写深情。


 


而谁“解”风情?



本次【解风情】七夕大逃猜活动,将由24位仙女联袂展演。规则如下:


  


·太太们使用化名创作文章/画作,评论区可以进行日常评论,还可以猜测创作者是谁。


 


·所有作品将由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发布,活动tag为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和 【解风情】。


 


·被狙最多的太太以及评论区猜中次数最多的读者即将获得手写书签一份。


  


·猜测截止至8月25日8点,12点由负责人统计并公布答案并在评论区拉线。




·为保护各位太太作品的版权,本次活动作品不开放转载。


  


以下是南阳玄真殿参加本次活动的仙女【※注:有一个变化哦!】




草绿: @心期瑶草绿 


古池: @骆古池 


元宵: @薯条馅元宵说她去洗个衣服 


崔艺恩: @出釉 


非柠: @近水遥山 


容恩: @望天骄。 


北柠: @Binny北柠° 


承安: @最爱大可乐🍰 


七万: @七 


婧兮: @沐婧兰 


XX: @右上角的小红叉x 


陌穷: @陌穷路上 


朽璐: @朽璐 


摇光:@摇光☆


棠玖: @棠小玖 


青子衿: @尘绝 


言知: @孤独终老蓝曦臣。 


枯绽: @枯绽 


语梦: @子时夜钟语 


茶野:  @茶不说  


叶夕城: @繁花旧景夕城王爷 


江易笙: @May 


徐瑾欢: @徐瑾欢 


端木玄年: @端木玄年 




她们的仙号分别是(按首字母排序)【※注:有几个变化哦!】


 


01h 阿芮


02h 波兰の猫 


03h 百叶子 


04h 陈盏阑 


05h 充值送双人套餐 


06h icy  


07h 江露露 


08h 劫材挂角 


09h 居里夫人 


10h 今天也在磕风情


11h 木兰 


12h 莫缘 


13h 毛豆真好吃 


14h 墨翛 


15h 你猜我开不开车 


16h 氢原子 


17h 情妹妹的斩马刀 


18h 燃烧  


19h 蔘


20h 思追


21h 塔塔 


22h 我之固体化 


23h 小东江


24h 小兔子乖乖 


 


七夕的烟火,正蛰伏着,直到那日子的到来,为您献上最美的风景。


 


天阶夜色凉如水,风情正在戊戌年七月初七,等着你为他们系上命运的红线!


 


愿风信慕情,天长地久。


 


主题图/草绿  @心期瑶草绿 


背景图/虚灵   @虚之亡灵  


文案/骆古池  @骆古池 




 




 

【二宣】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我的文还没写完。。哭了。。
但是为了风情这二位凌晨赶!!!!

最爱大可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lof的id太鸡儿扎眼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冷圈也要过七夕,各路太太齐欢聚。




 




当你点进这篇博客,你就会知晓——风情七夕的狂欢就要拉开帷幕了!




 




本次七夕活动为大逃猜形式,规则如下:




 




·太太们使用化名创作文章/画作,评论区可以进行日常评论,还可以猜测创作者是谁。




 




·所有作品将由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发布,活动tag为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被狙最多的太太以及评论区猜中次数最多的读者即将获得手写书签一份




 




·猜测截止至8月19日0点,由负责人统计并公布答案。




 




大家准备好粮食的狂欢了吗?!




 




下面公布参加的24位太太的名单:




 




草绿: @心期瑶草绿 
古池: @骆古池 
元宵: @薯条馅元宵说她去洗个衣服 
崔艺恩: @出釉 
非柠: @近水遥山 
容恩:
北柠: @Binny北柠° 
承安: @最爱大可乐🍰 
七万: @七 
婧兮: @沐婧兰 
XX:
陌穷: @陌穷路上 
朽璐: @朽璐 
摇光:  @摇光☆ 
棠玖: @棠小玖 
青子衿: @尘绝 
言知: @孤独终老蓝曦臣。 
枯绽: @枯绽 
语梦: @子时夜钟语 
浅然: @以祸害苍生为己任 
叶夕城:@繁华旧景夕城王爷
江易笙: @May 




徐瑾欢: @徐瑾欢 




端木玄年: @端木玄年 




 




在各作品中只能看到太太的化名,以下化名名单按照首字母排列:




 




阿芮
波兰の猫 
百叶子 
陈盏阑 
亨氏番茄沙司 
icy  
江露露 
劫材挂角 
居里夫人 
今天也在磕风情
木兰 
莫缘 
毛豆真好吃 
墨翛 
你猜我开不开车 
氢原子 
情妹妹的斩马刀 
气流掀裙底 
燃烧  
十方
思追 
桐桐 
塔塔 
小兔子乖乖 




 




欢迎大家踊跃参加活动!风情天长地久——






【宣传】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宣传

骆古池:



一个正正经经的宣传!!



大家好!又快是一年一度虐狗时,风情也要过七夕。

于是我们为了老南阳老玄真可以快快乐乐地过节,决定开启一次刺激快乐的活动——大逃猜!
规则:所有作品统一由  @2018风情七夕大逃猜企划 发布,也就是所有太太都是匿名参加!既然是“逃猜”那就是请大家猜啦!

当指定时间作品发布后,大家就可以自由地在评论中猜测作者,被狙中最多的太太说不定会发放福利哦!

本次活动有了“逃猜”,也要“有”,现在确认参加的太太有十四人,为了让风情一天24小时都能甜甜蜜蜜,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群号:861149971🎆

<花怜>月出

*不知道有没有ooc
*故事由原文改动
*写话本子写秃了

花城和谢怜今晚倒是有兴致到极乐坊的庭廊坐坐。

今儿日入那会儿下了场新雪。到现在应该也是剩一层薄白皮了。几个月前极乐坊移栽了几颗红梅树。正好也只在这会儿送来徐徐暗香。

花城仍是一身红衣,外头倒是披了一个足够大的狐皮白氅。鬼王倒是不需要怎么保暖。重点是怀里的这位。

可真是鬼王大人捧在心尖儿上疼着的了。也定是不愿让那人受着一点儿寒气。

花城将这位心上的太子殿下环住腰,一个恰好的力度将其锁在了怀中。俩人就这样靠着庭廊里的朱砂柱坐着。谢怜坐在花城腿上,花城一只小腿还在草坪上就着雪前后一扫一扫的。

花城的头靠在谢怜肩膀上,时不时拿鼻尖儿蹭蹭谢怜羊脂玉般的皮肤。蔓延热气。

谢怜也就是安安心心的瘫在花城怀里。俩人在这徐梅暗香,地展薄玉的庭廊也当真是一道移不开眼的风景。

谢怜即使是在这个赶上天寒的时辰,说话也无半分寒意,仍是温声细语,让人听了不免心头一暖。谢怜偏偏头,对着花城的耳边说:

"三郎,想听故事。"

花城听了有点诧异,倒也立马应了他哥哥的意,带着几分笑的问怀里人儿:

"好啊,但哥哥为何突然想听故事了?"

空气中陡添几分甜情蜜意,谢怜有点坏心思的嘟一下嘴,答道:

"我之前不也总是三郎读话本子嘛,这次我想听三郎亲口给我讲一个。"

花城笑意更深,"好。"又将手臂又在谢怜腰间紧了紧。

"从前啊,有一位鬼王。他很厉害,连天上的神官都怕他。可是,这位很厉害的鬼王,心里一直住着一位仙人。

那位仙人也是一位神官,他特别好,温柔,坚强,优点数都数不过来。这位仙人曾经是一个国家的太子殿下。有些人说他傻,愿意为自己的子民付出一切。

但鬼王不这么想。鬼王认为仙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鬼王当时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呢。但这个想法,鬼王却是从来就没有变过。

有段时间,邻国强盛,野心勃勃,妄图侵占仙人的国家的边缘领土。于是国主就派出镇国将。西南北三位镇国将各守一方。

但还有个东方该怎么办呢?太子殿下主动要求上站杀敌。他认为这是他应尽的责任。因为太子殿下从小便习武,武功绝对是上上等。

所以国主便让他去了。当时东南两方是主战地,所以为了不危害及人民,国主下令动用大量粮草和人力马力,将东南方子民尽最大努力向西北两方迁移。

当时才十几岁的鬼王不想走,他听说太子殿下在东方驻守,便想要和太子殿下能够一起并肩作战。

因为自从那天太子殿下救了他的命后,他便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太子殿下最忠诚的信徒,即便是太子还并未成神。

他清晰的记着太子的样子,那绝对是他心里最好看的人了。他塑了座并不是很大的泥像在一座转角的破庙里,那座泥像一点也不好看。但之后无论雨雪冰霜,他每天都要坚持去为殿下的像献花,小白花。

鬼王在举家迁移的前一天连夜赶到东方大营处。但鬼王想要上战场的请求并没有得到应允。那里的总军长坚决不同意鬼王入军。

鬼王不灰心。想着自己一定要在其他的地方闯出一番天地。让自己能够配得上和太子殿下站在一起。

他在离开之前往幢幢灯火映出剪影的营帐看,恨不得钻进里边去看看他心里一直念着的神明。但他最终还是只能强行挪动自己如携带钢甲一般的双腿。

这仗也真是长。一打就是七八年。这几年中,国家任何一方有难都是周转而援。太子殿下最后率兵直接攻入了邻国的皇宫大殿。

这下。就连这邻国也被太子殿下硬生生的攥在了手上。太子殿下携众军将凯旋归城。没成神就得到了国家子民的无尽爱戴。

而鬼王呢。鬼王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长得可比太子殿下还要高了呢。鬼王在一次事故中死去后。他不甘心,便成了鬼。此后他便进入了铜炉山,在铜炉山突破层层险境,杀出万鬼重围。

鬼王甚至还在这山下面造了个耗费巨大工程的万神窟。那里面啊,每一尊像都是同一位神官,这是他的神明。越往前走越能发现每一座神像都是愈加惟妙惟肖,定是花费了不少时间与精力,但鬼王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说值得。

进入铜炉中。鬼王心里对太子殿下的心思便也一并爆发出来了,崇敬,信仰,爱。这一切促就了鬼王的破铜炉而生,为爱而生,成为新的鬼王。

但这时的太子殿下还没有打完仗。鬼王很想助他,但他怕太子殿下以后会生气。便一直忍着,每天在家里看月亮喝闷酒。夜风转朱阁透晚墙,吹的鬼王的红衣袂轻扬。

殿下身在沙场,阁下梦君音容,若是天各一方,又何妨,指绕红线结寻你千万里,留此无间,不问无归,亦无期可许。

这银白月亮啊,量着鬼王的身形打出了影。

鬼王便开始跋山涉水,想着自己若是走到皇城,殿下的仗会不会刚好就打完了呢。

鬼王寻啊寻见了各种奇山异水,真是宛若人间的阆苑仙葩了。他看见了啊。他看见这山,像他的眸,这柳,为他的手。这苍苍雾霭,便是他的青丝万缕。

但区区这些,又怎会比得上心上人眉眼半分。

鬼王不知走了多久,几天一个月都有可能。他终于等到了殿下归城的消息。便一个缩地千里就赶至皇城。

谁想,太子殿下因为这一战绩,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飞升了,他已经实实在在的成为了鬼王心中唯一的神明。

君知否,念卿若狂,心思成网,移步轻颤忽而僵。

朝生暮亡的蜉蝣已经没了,鬼王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便挑了个好时候往老农牛车的茅草垛上一躺,等着太子殿下的莅临。

自此啊。鬼王便一直陪在太子殿下的身边,殿下做饭他刷碗,有时候出去帮村里的爷爷奶奶们插点儿秧,还有些时间会有两个讨厌的神官在门口打架。没事儿了再收拾一下某绿色的鬼。

他们的日子过得非常的开心,而且鬼王非常喜欢给太子殿下借法力。

鬼王因为一些原因不敢向太子殿下表明自己的心意,但在一次万神窟历险中,倒是殿下先表了态,鬼王内心讶异,但仍是惊喜万分,便回身紧紧抱住了太子殿下,鬼王当时就觉得人间乃至天地皆为缥缈无物,独其二人。

但是有一天发生了非常不好的事情。鬼王在一场颠覆三界的斗争中消失了。

消失的时候,鬼王的身体慢慢变轻,身上曾经胜枫的红衣颜色也在慢慢变淡,最后变成了千百只银色的死灵蝶轻盈飞走,但好像又带着不舍。

斗争结束后,众神官要重建仙京,而太子殿下却选择留在自己曾经修行的地方,他知道鬼王会来找他。

殿下每天都在为鬼王回来坐着准备,今儿个栽芙蓉,明儿修个院子,还在芙蓉树下酿了酒。

第二年的上元节,此去经月,转瞬之间芙蓉飘香。太子殿下到山下砍柴归来,就看到远远山边浮起一盏盏明灯。

太子殿下知道他要回来了。便不顾一切的跑向山边,林子里的落叶被太子殿下急匆的脚步踏的嘎吱作响。

赶至山边,万千明灯把夜幕已经照的亮如白昼。此景煞是壮观华美。

太子殿下突然不防的接到了通灵。他听到那个熟悉低沉的声音说:

"殿下,你一转身就能看到我。"

太子殿下颤着转过身。心都要跳出来了。当那一身红衣再次真真切切的映入眼帘时,太子箭步冲上去抱住鬼王的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忍了许久的泪也终是在这一刻迸发出来。

吾与万民祝此情千秋万岁,与天平齐共长久,与星同璨缀天间。"

故事讲完了。

"哥哥,这故事可合心意?"花城低头笑问。

谢怜听故事途中闭上享受的眼此时缓缓睁开:"三郎讲得,自是好得很。"

"可我自作主张省了八百年。"花城当然是不愿意讲那八百年发生的想想都难受的事儿。

"无妨,省了那八百年倒也能早一点见到三郎。"谢怜说完从花城的怀里起来,帮跟着起来的花城理理衣服,"走吧。"

"哥哥要去何处?"

谢怜挽着他的手,"回家休息啊。"

刚刚讲故事时又下了一场小雪,愈发寒冷,花城怕谢怜受了寒气,眉头微皱,问到:

"为何不直接用缩地千里?"

谢怜好像猜到他就要这么说,笑着摇摇头,看着花城的明眸道:

"我想让三郎陪我赏赏鬼市的雪景。"

花城笑了,"好。"

月光微凉,雪地上留下一双人不深不浅的脚印,背后升起千盏长明灯。

<追凌>写给一位男孩子的情书

*我本人不是金凌那种性格所以我也摸不太清楚这样性格的人如果写情书会是怎样写的
*所以会有ooc吧
*十八线写手就不要论文笔了

苏州一高二年级的某位男孩:

你好。

我是和你同级不同班的一个男孩子。我们同乘17路公交车前前后后应该也有半年了。但你也许根本没注意过我。

即便是我用手机半挡着脸偷偷看你的时候。

因为我在比你早一站的地方上车而且经常喜欢在车上玩手机。而你则是喜欢站在后门的地方,左手抓住高高的把手。露出光洁纤白的手腕。

你应该很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衬衫,T恤或卫衣,基本都是白色的。你很爱干净而且讲究,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白花花的衣服着上一点污垢,衬衫也总是平整的没有褶皱。

你每天早上都会戴着白色的原装耳机,嘴里乖巧的咬着一袋酸奶,而且好像永远只喝那一个品牌的。

你耳机里播放的歌应该也是舒服的古风纯音乐。你若是在古时,也定是饱读诗书谈笑风生的翩翩玉公子。

隔光带影掠着软风,吹起你额前的几根短发。

即使在乘客很多的时候,你也不推不挤,乖巧地跟着人流移动。然后站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听着歌,眼睛无目的的看着窗外走马灯样的风景。

你特别温柔。我曾经亲眼见到过那次“事故”。由于司机的一个意外的急刹车。一个小孩子猛地撞到了你,甚至还在你的白球鞋上留下了几个小黑印。而你自己其实也重重地被门缘硌到。

我知道那个硌起来很疼的。再加上小孩子的冲击力。

因为所有人都看着你们,所以我也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光明正大盯着你瞧。我从你清秀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愠色。只有几秒钟前被硌着时眉头才微微皱了皱。

转而你就慢慢蹲下了身子,轻轻扶着那个小孩子的胳膊,关切的问他有没有伤到。好像被撞到被硌疼的人是他不是你。

那个小孩子摇了摇头,你也笑了,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你从双肩包里拿出一颗糖给了他。

我也很想知道,你居然会随身带着糖嘛?

瞬间车内的气氛又变了个样,旁边人对你小声夸赞,小孩子家长的连连道谢。

你眼中有扑闪的星星,我也早已坠入这夜空。

我知道你和我一个学校而且同级。因为我们的校服和领子颜色一样。不入类的校服在你身上松松垮垮,但又不像一吹就倒,被你衬得甚是好看。你虽然瘦,但我猜你该有肌肉的地方也一定不会少。

请原谅我在公交车上偷偷看了你这么久而且在之后还在学校里打听你。

你在学校里的名声也极好。虽然从来没有听到有人传你的新闻。像是没多少人认识的样子。但若是和别人论起温柔有礼,所有人第一个叫出的一定是你的名字。

我知道喜欢你的女孩子不少,你收到的情书也一定很多。而且我一个和你同性的男孩子写给你这样的东西也很唐突。

我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决定写给你,我是第一次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也是第一次写这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合适。

我不怕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真心希望你不要介意,更不要讨厌我吧。

我们可以先做朋友。

说真的,我有点喜欢你了。

                           隔壁六班一个男孩子:金凌
                                      2018.2.14

                                     

<仙三>仙乐三傻与皮蛋的二三事

*可能会有ooc
*三傻的一个有趣日常
*怜怜之前没见过皮蛋

1.关于皮蛋
风信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筐子皮蛋。

只见风信气势汹汹的将这比沙包还大的竹筐子往地上一掷。里边又黄又白玩意儿骨碌骨碌晃出响。

风信应着掷地而响大“呵”一声。随即两掌一合啪啪的拍灰。

慕情和谢怜听到房外的声响。掀开竹帘子走出要看个一二。

慕情随便瞥瞥竹筐子里的皮蛋又瞅瞅哈气的风信。

而后抱臂,似有无的翻了个小白眼。悠悠开口:
“你拿这玩意儿干嘛。是要往你的箭上插嘛?”

风信抑制住了一句“狗屁”的脱口而出,道:“给你们吃啊,还能干嘛!”

慕情闻到竹筐子里飘出来的一些碎壳的坏皮蛋发出来的臭气。嫌恶的抽出一只手在鼻前扇来扇去。

后悠长的来了一声:“噫——!!!!”

还顺带扭头对身后的谢怜道:

“殿下,别让这东西的气味进入口鼻。”

谢怜闻声也学着慕情一只手扇来扇去,“为何不能?”

风信看着这俩人同步的动作,此时的脸已经向着乌黑的方向发展了。

“慕情,你可别误导殿下了吧!”风信喝声,“这东西有补体功效的!”

慕情注意到风信跟二五八万的态度,一时不爽。将下颌抬得老高了,妄图用鼻孔来增添气势从而压倒风信。

压倒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一边儿的谢怜闻到这好似弥漫开来的火药味,连忙上去夹在两人中间。

一手一个肩膀啪的一拍!

“二位,不如你们先将那筐子里的物什敲开来给我看个究竟,如何?”

火药味褪去。

风信拉三个小板凳儿搁在筐子边儿上。三人落座。

风信和慕情不让谢怜动那东西。谢怜便乖乖的看着他俩弄。

说起来。这俩人的开壳方式可真是值得一提。

只见风信取出一皮蛋在手里掂了掂,随后以势如破竹的气势将皮蛋往地上一摔。然后再是一副无事生出的模样三两下除了那壳。

相比之下,慕情的方式可就文雅多了。

将皮蛋往地上重重的磕个几下,听到裂缝启开的声音便一点一点去壳。

不仅是两人的剥壳方式,这壳中之物的形儿更是让谢怜一双好看眼睛瞪圆了。

去壳的俩人当然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将皮蛋立于掌心之上一同摆在谢怜面前。

谢怜发声,“这....”

这小东西长得可真精致是吧。

谢怜两手并用,用食指试探般的戳了戳两个皮蛋。

这手感,nb,真nb。

谢怜缓两缓,咳了两声,“这...此物还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俩人看着他。

谢怜立马支出一个如惊雷般的问题。

“此物可以做菜用吗?”

风信和慕情听了此话。要炸。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表否定。

“殿下,这东西做菜会中毒的。而且中毒之后的症状极其惨恶。治法儿也是难寻啊。平时掂着玩玩儿就足够。”慕情看起来像是一本正经的道。

可不能让他们太子殿下整那些花里胡哨的。会死人的。

行,可以。还真把谢怜给唬住了。

谢怜正色道,“哦,这般啊。”

突如其来的打击连言语都是僵硬的。